诸神的黄昏

想画了一个灵魂互换的梗。。。。发现自己根本驾驭不了大图,所以放弃了。。画画嘛,就要不断的画啊,即使画得再难看,我也不能一个人看,哈哈哈哈

自己琢磨着画的第二幅画,sai完全靠猜。。。。虽然不太好看。
不要问他躺在哪,我实在不会画背景。有好的手绘板教程欢迎推荐给我,让我好学习一下。
算是军服诱惑了吧

完整的心03

*(分歧者梗)无畏派维X友好转无畏勇

*ooc,严重的ooc

*希望有人评论结果上次评论为0:( 希望这次有进步

哈哈哈哈,借用了爱伦•坡比这个名字,以后应该没有了,不过如果你们愿意给我名字我很愿意写在小说里。

----------------------------------------------------------------------------

       踏进学校的一瞬间,勇利全身紧绷。今天的学校弥漫着迫切渴望的气息,这些十六岁的同伴们似乎都想竭力抓住不分派别生活的最后一天。一旦选定,新派别将接管学生今后的教育。

      那样子就好像选完了派别,我们就再没机会踏上这里的走廊一样,勇利想。

      不过事实证明勇利在以后的生活中的确再也没有踏上学校的走廊,

  今天的课程减半,因此课将在参加测试前全部上完。吃过午饭后便开始进行个性测试。一想到测试,勇利的心就扑扑直跳。

  他问光宏:“对于个性测试的结果你真的不担心吗?”

  说话间,他们已到了走廊的岔口处,马上要分开了,光宏去上进阶数学课,勇利去另一头的教室上派别历史课。

  光宏笑嘻嘻的看着勇利:“那你担心吗?”

  其实,勇利很想告诉他,这几周来,他一直在担心个性测试的结果中煎熬着:究竟会是无私派、诚实派、博学派、友好派,还是无畏派?

  可勇利只是脸色僵硬地说:“我并不太担心”

  光宏冲他挑挑眉说:“好吧,那祝你好运。”

       勇利紧咬着下嘴唇,走向派别历史课的教室。光宏最后还是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脚下的走廊狭窄悠长,阳光从窗户透射过来,从视觉上似乎拓展了空间。在他们这个年纪,各派别的孩子只能在少数几个地方共处,这是其中之一。今天这群孩子似乎迸发出一种全新的力量,有一种末日狂欢的气氛。

       突然,一个穿蓝色衬衫的博学派男生使劲推了一个身穿灰袍的无私派女孩一把,女孩狠狠地摔在地上。

 “滚开,僵尸人,别挡路。”他边冲那个女孩吼边在走廊上继续往前走。

    女孩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刚才她这一摔,使勇利忍不住驻足,对刚刚那个男生的举止感到愤怒,她为什么不反抗,不,这不是一个无私派该有的举动。勇利的目光追随着女孩一直到走廊尽头。最近几个月以来,这种情况不时发生在无私派别的人身上。博学派不断散播反无私派的言论,这已经影响到无私派在学校的人际交往。

       无私派身着灰突突的衣服,头顶毫无个性的发型,举止谦虚低调,这些也许会使他们更容易忘却自己,也让别人更容易忘掉他们,至少勇利很少注意到无私派,上课那么久,他从未对那些人产生印象,只是觉得他们都是一样的表情,一模一样的灰袍使他们难以有美感产生,但现在这些特点却让他们成了众矢之的。

       也许我不应该选择无私派,勇利笑笑,发现自己的想法已经挺自私的。

       准时的,一阵喧闹声响起,七点二十五分,无畏派又霸气登场他们准时从呼啸而过的火车上跳下来,借以证明他们的大无畏精神。

       这种傻里傻气的行为让勇力敬而远之,但那从火车上跃下的动作还是让他心中一阵澎湃。至少这样也不能算是完全的无畏。用勇利心中计较,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至少他不是。勇利愣了一下,狠狠地甩甩头,那个银发身影今天出现的频率太频繁了。

       友好派与无畏派之间一直关系融洽,也许两个派系的性格都比较洒脱,只不过一边肿胀和平解决,一边主张战斗解决。虽然现在有温室,但每到收获季还是有忙不过来的时刻,这时无畏派会派人过来帮忙看管田地,防止无派系的人去偷窃,有时候会帮点小忙,比如搬搬东西什么的,勇利总是觉得无畏派很帅气,不过仅仅是着装,那种在身上各种穿环打洞是他所不想尝试的,也许纹身可以稍稍忍受,但是孔洞绝对不行。

       说起无派别的人他们都生活在无派别区域里,听说那片区域是满目的断壁残垣,破旧的建筑物就快散架,脚下的路面残破不堪。有的路段甚至全部坍塌,污水管道与废弃的地铁轨道都暴露在空气中,并且充满了水道和垃圾散发出的恶臭。虽然勇利没有去过,但还是从内心上反感那片土地。

  无派别的人生活在那里,因为没有通过各个派别的考验,他们生活窘困,从事那些别人不愿做的工作。他们有清洁工,建筑工,以及拾荒者;还有人制作布料,开火车或者开汽车等。工作的回报是食物跟衣服,总之,他们吃不饱,也穿不暖。

午饭后,个性测试如期开始。学生们坐在学校餐厅的长桌前等着,执行测试的人每次喊十个名字,喊到的人分别去不同的测试室。

  测试员主要由无私派志愿者组成。根据明文规定,测试员不准测试来自本派的学生,因此一个测试室安排了一位博学者,另一个安排了无畏者。规定同时还说,学生不能以任何形式为测试作准备,因此有关个性测试,勇利一无所知。

  勇利环视周围,无畏派的长桌上,他们悠闲地打牌,肆无忌惮地吵闹、狂笑。在另一张桌上,博学派的同学絮絮叨叨讨论书本杂志中的问题,追求知识的欲望似乎永不停歇。

       勇利坐在光宏的旁边,另一个邻居家的女孩坐在他对面,大家坐在地板上做游戏,围成一圈,玩穿插押韵歌曲的击掌游戏,不时有爆发出一阵大笑,那是因为又有人被淘汰出局了,输了的人要坐到圆圈中间去。勇利很幸运的坚持了两轮,最后还是坐到了中间,因为光宏实在是太过于强大。在他们旁边的桌上,诚实派的男生狂打手势,好像在争论什么,不过有人脸上还挂着微笑,可见分歧不严重。

  在无私派这一桌,那些灰仆仆的身影只是安静地坐着等待测试。。勇利又开始了自己的空想,派别准则不仅左右我们的一举一动,还约束着我们的喜好,是不是有些博学派的人并不喜欢追求知识,会不会有些诚实派的人并不喜欢雄辩,可即使我们内心千万般不情愿,也绝不能违犯派别准则,自己当然也不例外。

这一组叫到了光宏的名字,他有些局促地走向测试室,引起了友好派的笑声。勇利感觉自己无法去祝福或宽慰他没什么好紧张的,因为勇利自己也开始紧张了。

       光宏肯定是个友好派,至少在相处的这些年,勇利觉得他一直如此。最早的关于光宏的记忆,是在他们小时候,勇利因为与诚实派发生了摩擦,被逼无奈而口出恶言,而光宏却觉得勇利不应该与那个人置气,并应该道歉和平解决。

  勇利觉得自己的胃一阵痉挛,最终选择闭上眼睛沉默着,直到十分钟后光宏又坐回他的身边。

       光宏的脸色苍白如石膏,抖动的双手不停地在大腿上来回搓,就像勇利想拼命地擦掉手心冒的冷汗时那样。

       勇利张口想问他,却欲言又止。我不能问他的测试结果,而他也不能告诉我。勇利突然有些悲哀,但也说不出到底哀伤什么。

       一位无私派志愿者喊了下一轮要测试的名字:两人来自无畏派,两人来自博学派,两人来自无私,两人来自诚实派,接着是“友好派的爱伦•坡比和胜生勇利”。

      勇利觉得自己就要爆炸了。

TBC


完整的心02(分歧者)

*无畏派维X友好转无畏勇

*这一次维克托终于登场了

*ooc,严重的ooc

*希望有人评论结果上次评论为1:(希望这次有进步

---------------------------------------------------------------------------

用餐完毕,勇利走出家,准备去乘坐卡车去城市中心。友好派每天早上要运送食物给各个派系,所以这使身处郊区的他们也能准时到市里上学。如果晚了,那就只能去追逐运送物品的火车了。

市内有三所学校:初等、中等、高等,其中高等学校的建筑是最古老的。和周边的高楼大厦一样,这栋也是玻璃钢构建筑。楼前矗立着一座巨大的金属雕像,放学后,无畏派的孩子便会互相挑衅,不断往更高处攀爬。勇利去年还曾看到过一个无畏派的学生不小心摔落下来,断了腿。当时一个无私派的孩子立刻飞奔去医院找护士。

勇利不觉得无畏派的孩子有多勇敢,以前小时候水果丰收的时候,他总是会爬到高高的树上去摘水果,那可比爬金属雕像危险多了。后来博学派发明了一种能够半自动摘水果的机械臂,他就再也不需要爬上高树了,不过他还是喜欢经常爬树。站在树顶看到高墙外的场景,总是让他的心中有一股奇特的情绪,让他心擂如鼓激动不已。

“嘿,勇利,快点,卡车就要开走了。”是季光宏。

光宏比勇利小几个月,头发的颜色不如勇利黑亮,但发丝更柔软,长相也可爱,一张娃娃脸让勇利总觉得他才十一、二岁,两个人都在友好派长大,勇利总把他当作弟弟照顾。

“hi,勇利早上好,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勇利,你今天怎么没有去大厅吃饭?”

“你今天没有去果园吗,我今天发现了一棵好大的苹果。”

。。。。。。。。。。。。。。。。。。。。。

不管多长时间,勇利都不太能适应这种每日的友好问候,不过长久以来的清晨对话已经让他形成了条件反射,一一回复大家的问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当然如果去点他的语无伦次那就堪称完美。

“那么,我们前进咯!”开车的大叔的前进信号引起了大家的一片欢呼声,车缓缓启动,在土路上行驶,逐渐穿过各个温室、果园和田地,向森林外的草场驶去。

大家坐在车上开始一种歌词接龙的游戏,还有一个女生拿出了班卓琴开始弹奏,一阵阵欢笑声漂浮在空气中,随着风传到远方。勇利很少参加这种游戏,并不是他长得不好而是他总是因为害羞紧张而唱错歌词或者跑调,而季光宏却总能和大家闹到一处。

光宏因该是一名合格的友好派,勇利想。那我呢?我应该属于哪里?这个问题从几周前就开始困扰他这几周来,他一直在担心个性测试的结果中煎熬着:究竟会是无私派、诚实派、博学派、友好派,还是无畏派?至少他不会是诚实派,他不习惯与他人争论什么,友好派解决纷争的方式是讨论并且投票解决,不过大家的意见一般都差不多。

临近市中心,空旷感渐渐消失,楼房密度增加,路面也变得平坦起来。浓雾中,从前的希尔斯大厦(现在我们称它“中心大厦”)浮现眼前,仿佛一根直插天际的黑色柱子。大家下了卡车改乘公车。

公车里散发着废气的恶臭。每当驶过不平坦的路面它都颠簸得很厉害,勇利用力抓住座位想保持平衡,一位身穿灰袍的无私者起身将座位让给勇利,而勇利招手让光宏来坐,自己则站在公车的走道上,手抓着头顶的横杆以保持平衡,勇利想自己如果进入无私派也不错,至少他很害羞在他人面前表露自己的情绪。公车在高架轨道下穿过。火车来来去去,轨道又无处不在,勇利从来没坐过。只有无畏派的人才搭火车。

这时诚实者上车,他穿着黑色套装,系着白领结,这也是他们派的制服。顾名思义,诚实派崇尚诚信与真理,并把世事看作非黑即白,派别制服也由此而来。那个人看了勇利一眼皱起了眉头,毫不掩饰;诚实派和友好派总是不那么和睦,他们总认为友好派太过虚伪。

至少我不这么认为,勇利想。

公车在学校门口停下,勇利从那个诚实派男子身边快步走过。不料被他的鞋子绊了一下,勇利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臂。可能被无情的挣开,还好被光宏扶住。

“嘿,看着点,虚伪者。”那个诚实者用很不耐烦的口气说到。

勇利努力站稳身子,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是你绊倒他的,你眼睛看不到吗?”

勇利惊诧得抬起头,一个银色短发青年站在他身边,穿着一件黑色风衣和黑色长裤,可以看到他手腕处依稀有文身的纹路。

是他,那个无畏派。

维克托。。。。。。

勇利突然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愣愣得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季光宏拉了他一下他才记起他需要赶快下车。

那个诚实派男子看了维克托一眼,转身离开了。看了诚实派再遇到绝对的失败时也不是那么诚实。

“谢谢你,不过我们该下车了。”勇利低下头,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表情。

“哦,我也是这站下。”维克托回过头,冲勇利笑笑,那一刻真让勇利有一种晃瞎了眼的感觉。

妖精。。。。他心想。

光宏拉着勇利迅速的下了车,维克托跟在他们后面不紧不慢的走车。

走过一段距离,光宏偷偷拽了拽勇利的衣服;“那个人真的是个无畏者吗,感觉和其他人一点也不一样呢?”

“谁知道呢?”勇利挪了挪眼镜“如果不是看到他一身黑衣服,我也看不出来。”

面无表情的撒谎,我果然不是一个诚实派,勇利自嘲的笑笑。

TBC

啊,其实我是第一次做好准备开场篇,但是感觉读的人好少。。。心疼

完整的心(分歧者)01

*无畏派维X友好转无畏勇

*ooc,因为以前写过设定所以不再重复

http://zhushen12.lofter.com/post/1d2d6083_dd2400a

*我被初高中议论文荼毒的文笔,哪里写得不好希望大家一定要指出来,每次都希望有人评论结果评论为0:(当作新年礼物

——————————————————————————————

每天清晨,勇利都会被透过玻璃窗的阳光唤醒。

然而今天,他没有直接起身,换上他那套红色印花T-恤和深黄色牛仔裤,去果园或者菜地给父母帮忙,而是直直的盯着木质房梁发呆。

他做了一个梦。

一个让他不想起床的梦。

他梦见一个银色长发的身影与一群穿着个性的无委派在破旧的钢铁支架与玻璃墙间飞奔,他们就像一阵黑色的旋风,转眼就消失在这片金属森林之中。

然后画面一转,那个身影又穿着一身灰衣出现在他面前,及时是灰色长袍也掩盖不住他挺拔的身材,及时实在朴素的衣服在他蓝灰色的眼睛映衬下,也变的灼灼生辉。

勇利捂住脸,希望能把自己从梦中的世界救出来,可是那双蓝眼睛就像漩涡一般使他难以自拔。

“维克托。”

他的唇间溢出一丝呢喃。然后惊恐的翻了个身,发现自己居然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正当他想深入思考一下自己是何时得知这个名字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想起。手指与木门发出的脆响让他不得不坐起身子,应该是真利,他想。

“勇利,再不起来就要没早饭吃了喔。”姐姐的声音透过门,让他更加清醒。

“知道了,马上就好”

勇利跳起来,迅速的穿好衣服。打开门时,真利的脚步声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了。

他迅速的跑向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一下,他抬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黑色短发,刘海遮住了饱满的额头,皮肤因长期新鲜水果的滋养白里透红,带着婴儿肥的小脸,鼻子小巧还有几滴水珠挂在鼻梁上,眉毛浓密但却不粗,透着刚毅之感,眼睛是深邃的黑色透着红,散发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妩媚。妩媚,稚气,刚毅,深邃多种元素混在在一起带来了一种神奇的观感,不矛盾也不突出。神色中没有年轻人的锐气,但有着与年纪不符的成熟感。

勇利迅速带上眼镜,整张脸一下变的平庸起来,但也使整张脸更加柔和,给人一种邻家弟弟的感觉,和镜子中的那张脸相识换了一个人,连气质也变的更加柔弱。

 

勇利走下楼梯,木质楼板在他的脚下发出轻微的吱呀声,空气中透着水果和新鲜蔬菜的清甜,身在友好派的的好处就是食材永远是最新鲜的,

他走到客厅,发现家人都坐在餐桌旁就餐,真利正和母亲聊着什么,平常一家人很少会聚在一起吃早餐,要么是选择食堂里直接吃烤好的面包配上牛奶,要么是在厨房做些自己想吃的,当然这要起更早,勇利为了睡眠很少选择自己做吃的,一般都会选择在食堂用餐或者提前和妈妈说好第二天想吃的菜,妈妈总会在自己起来前准备好。

是的,今天是值得纪念的日子。他想

勇利坐到餐桌旁,今天的早餐一看就是妈妈做的,单面煎蛋和两条散发着焦香的培根摆放在微微烤过的奶酪面包上,一大碗蔬菜沙拉摆在旁边,果汁一看就是新榨的,还在缓慢的上升气泡。

他拿起果汁抿了一口,嗯,是他喜欢的胡萝卜苹果混合果汁。

这时,父亲开口了。

“今天是你的大日子,勇利。”

“嗯”勇利微低着头,把眼睛藏在镜片后。

“你紧张吗?”

勇利默默的看着自己盘里的煎蛋,好像上面能开出花来。

突然真利笑了起来,父亲和母亲都笑了

“哈哈哈,看你这副样子,我们又不是要把你吃了。”

勇利抬起头,冲真利狠狠翻了个白眼。真利则挑眉无视了他的愤怒,餐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变的明快起来。

“哦,勇利,”妈妈开口了“我知道今天是你接受个性测试的日子,我总觉得这来的有些早,在我眼里,你总是那个五六岁的样子,我觉得世界上的所有父母都是这样,我并不担心你明天会在“则派大典”上做出怎样的选择,你要知道,不管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们都是爱你的。”

“嗯,我知道。”

勇利拿起餐刀,开始切割他的面包。

TBC

说实话我真的不是一个能够坚持的人,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我,给我动力,这次是我第一次写长篇,发现自己的词汇量真的匮乏,对人物的理解也很难用语言表达,总之还是希望大家多给我提意见吧

 

哎呦,我的“栗太郎”(下1)

  大魔王维克托X变成栗子的勇利(栗太郎)  

维克托三人带着各自的宠物顺着河流加速向前,途中尤里无数次想要摆脱跟在他身后的那只鸡,可是永远都成功不了,最后在披集的劝说下他最后还是留下了那只长相奇特的鸡,给他起名叫阿尔京。

    可是他们还没有高兴两天就遇到了一件可怕的事,他们的河流融入了大海。

    线索一下子就断了,维克托感觉天都要塌了,他愤怒的捏着有力的脸嚷道:“怎么办!现在去哪找?”

   尤里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拍开了维克托的手,抱着阿尔京不说话。

   披集安慰他:“至少现在他是安全的不是吗?”

   尤里点点头。

    维克托稍稍冷静了一些,他扶着额头,眉头皱皱的,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们渡海吧,碰到渔船就问问他们在哪个岛屿或者陆地上看到了一个栗子里出现的孩子,毕竟我和勇利之间是有感应的,只是现在距离太远了,而且沿河一代的村民都没有捞上来过,找总会找到的。”

   尤里觉得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只好点点头,阿尔京轻轻地啄他的手指。

   披集突然在NSN上刷到了一张照片,上面有一个巨大的栗子壳,他兴奋的招呼同伴来看这个消息。

   维克托一把抢过手机,尤里也罢头凑了过去,马卡钦争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坐在地上摆尾巴。

   披集只好等待维克托反复看了N边才收回手机,克里斯坐在他肩头抓虱子。

   发现是自己的朋友在长谷津旅游时发现了如此巨大的栗子壳觉得十分新奇,就发在了NSN上,还标注当地居民在发现栗子后,已经把栗子做成了栗子饼。

   维克托这下不淡定了。立刻开始前往长谷津的征途。

----------------------------------------------------------------------------

   栗太郎因为猪排饭的滋养,有经常和美奈子老师尝试魔药,所以长得飞快,短短半年就已经变成了一个12、3岁的少年,他总是在梦中梦到一个银发的身影,但永远看不清脸。

   他十分的困惑,只好求助美奈子老师。而美奈子女士每次都说那是因为他被魔法所困正在摆脱魔力的控制找到从前的记忆。

   这种不断出现在脑海之中的画面让栗太郎十分痛苦,渐渐的让他变得沉默自闭,哎身体的飞快成长和心理年龄的增长速度完全不符使栗太郎长出了一颗敏感脆弱的玻璃心,再也不提寻找大魔王的事了,这让胜生夫妇又担心又高兴。

 

   突然有一天,栗太郎在学习完毕后回到家中的旅馆,被姐姐告知家里来了三位客人,总是问这里有没有新生的小婴儿,还问有没有找到一颗大栗子。让栗太郎小心一点。

   当栗太郎走入前厅就被一个满头金发的少年一把拦住。

“啊,勇利,你怎么长这么大了,不应该是个小婴儿吗!”

   栗太郎十分的莫名其妙,但还是转身绕过他向前去。却被尤里一把拉住后衣领拽了回来。

TBC

我真的不知道后面故事的走向该是什么了

希望大家帮我想想,要怎么把勇利变回去

不然就要坑坑了。。。

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写过结尾ORT

 

 


[维勇]完整的心(预告分歧者的梗 因为出了bug所以要重新发上来

因为lofter出了bag,我只好把我写的这篇删了重新发,内容是一样的,还有,如果有人要借这个梗请和我说了再这样,不然这算是什么事。因为一开始发了就发现后来不管是自己写的文章还是别人写的文章都刷不出来,只好从新发,却发现有人已经开始写了,这让我很不开心 @C M I (以上内容有误会,现在和这位大大了解了情况发现自己误会了,当时刚把自己写的预告删了就正好看见了CMI大大设定的梗,而且一看派系恰好相同,所以我就有些急了,而且今天坐了一天的动车,刚到家回来一看就这样了所以就很急躁,所以是我也不对,主要是太巧了,下次我会问清楚再说。

晚上睡不着觉突然想写长篇,借了分歧者的世界观,让勇利等人带领人们走出围墙,没有老四和翠丝等原群众,剧情ooc,感觉脑洞略大又不太现实,总觉得这个梗让作者这个文笔被初高中议论文荼毒多年的人来写有点慌啊。
年龄人设:勇利和尤里都是16岁。勇利来自友好派后进入无畏派。尤里本来就是无畏派继续选择无畏派
          维克托23岁(老男人了)原本是无私派后进入无畏派,内心善良。
          披集16岁原本诚实派后进入无畏派。
          JJ 23岁和维克托同为无畏派教官,内心想和其一较高下。
          季光宏16岁原本和勇利同为友好派选择进入博学派,后反叛。
          奥塔别克20岁无私派进入无畏派,和维克托比较熟话很是。
          李乘吉16岁博学派进入无畏派
          美奈子。。。(女人的岁数不能说)从无畏派进入友好派。
          克里斯25岁友好派进入无畏派,没有揭穿勇利是分歧者。
剩下的还没想好。
给没看过分歧者的一个世界观设定*
一百年前,席卷全球的战争让几乎所有的国家都从地球上消失,幸存的人类聚集在破败的芝加哥。新世界的创始者为了谋求永久的和平,将幸存者们分成了无私派、诚实派、无畏派、友好派和博学派。每个派系都有自己专门的社会职责,他们通力合作促进这个世界的进步。
如果世界按照所有最美的特质划归五派,无私,无畏,诚实,友好,博学,在这样一个世界里,还会不会有杀戮,争端,夺权,暴乱?
答案你知道。 
因为丑恶从未消失,它只是被深深地隐藏起来,妄图在某一天爆发出来,冲毁这世界。
我的文笔真的不好。。。写一半坑了请大家不要打我

[维勇]哎呦我的“栗太郎”

*昨天晚上看到一个勇利变成栗子的梗 @商及格
*于是。。。。我就厚着脸皮借来了
*我这该死的写作水平。。。大家凑合看吧。
*错字可能很多,因为是手机打字,看不太清楚。
为啥我看不到我自己的文章!!!必须再发一遍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叫长谷津的小村子里住着一对胜生夫妇。
       他们经营着一家温泉旅社,可因为村子太偏僻,所以游客稀少,生活并不富裕,但省吃俭用倒也过得平平静静的。
       有一天,胜生爸爸去买猪排准备做炸猪排盖饭,便大清早就踏出家门。
        胜生妈妈目送着丈夫离去之后,便收拾好碗筷,用一个大木盆装满了衣服,带着女儿真利到河边去洗衣服。   
正当胜生妈妈卖力的清洗衣裳的时候,突然听见真利的惊呼声,抬头一看,正巧看见河的上游好像漂来了什么东西。等她女儿跳下河把东西捞上来,竟然是一个从来也没见过的大栗子。
        “嘿!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栗子。”胜生妈妈活了这么多年也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栗子!就好像天上的月亮不小心给掉了下来一般。让胜生妈妈的确大开眼界。  
      她便让真利将大栗子放在木盆上,卖力的搬回了家。  
   母女两人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回到了家。等到了黄昏的时候,胜生爸爸也从集市里回来了,买了好多的炸猪排,兴高采烈的叫着:“老伴啊!我回来罗!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吗?肚子好饿哟!”
       这时胜生爸爸看到了盆里的大栗子:“哎哟!这是什么怪东西啊?吓了我一跳。原来是个大栗子啊!这么大,看起来很好吃似的。”。   
       胜生妈妈看到胜生爸爸那一副馋相,便叫真利拿出了菜刀,将栗子皮切了开来,好放到锅里去抄。可是当她将栗子皮剖开的时候却听到“哇!哇!”的哭声。
       原来,栗子中间迸出了一个健康可爱的男孩子,正在大声的哭着。多么奇怪的事啊!这栗子居然藏着一个这么可爱的宝宝啊!
       胜生妈妈急忙将这小婴儿抱了出来,并且很高兴的摇着,因为他们一直盼望有个男孩子。(我不是重男轻女啊)所以,意外的拥有了这个小宝宝,老夫妇心里非常的高兴。   
       “莫非是天上的神特地赏赐给我们呢?”胜生爸爸心中充满着感激说。于是他们便跪在地上,感谢天神的保佑。这时候胜生爸爸便想为这小宝宝取个好名字,他想了又想,想了又想。终于灵机一动;既然孩子是从栗子里漂流了那么久,便为他取名叫“栗“太郎吧。
————————————另一边————————————
       然而在遥远的恶魔岛上,一位银发的大魔王维克托正在揪着头发团团转,头发掉了不少,啊啊啊啊!勇利离家出走了怎么办啊。
      这时隔壁的金发小魔王尤里来串门,他一脚踹开了大门对着维克托喊道:“你这个老秃子,不要再吵吵了!要不是你那么欲求不满,对勇利一“哔。。”再“哔。。”他也不会让我把他变成栗子离家出走。“
       维克托立刻放开了自己的头发,一把捏住尤里的脸嚷嚷道:“你为啥不早说!勇利呢?他现在哪去了!”
       尤里一脚踹开维克托低下了头,眼神游离:”我的魔药好像出了点问题,唔,我本来想把他变成了栗子带出去让他躲几天的,可是我不小心加了生死水,他变回了幼年期,唔,你懂的。”
       维克托愤怒的盯着尤里说:“那现在呢!生死水的药效又不是不能解开,勇利在哪里!”
       尤里把头抬得高高的,可是他的身高和维克托比还是差了好多,最后没底气的说到道:“那天我本来准备抱着他变成的大栗子离开恶魔岛的,可是被雅克夫发现了,结果不小心把他掉进河里了。”然后他又大声喊道:“我本来是要捞上来的,可是他本来就是要离家出走,我就放他走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生死水怎么解开,你这个老流氓居然相对一个小幼儿下手!你的节操呢!”
       维克托重他阴阴一笑:“那你告诉我应该怎么解开,还有勇利现在是幼儿状态,多危险,快告诉我他在哪里?”
       尤里一偏头“切”了一声,“你顺着那条大河找去吧,反正我在他身上下了保护咒语,他肯定不会有事。”说完转身就跑了。
TBC*
先写一点,大家要是喜欢我就接着再写。有什么地方写的不好大家要告诉我哦!

感觉他整个人都在炫耀。。。。不用拿金牌了,你们赶快去结婚吧

你逃不掉(番外)r18

为了写小黄文吐了一口老血,原来lofter真的会禁文

即使已经入夜,妖都仍旧灯火通明,热闹非凡。而位于城东的万妖殿却一片寂静,只要来回巡逻的妖卫和低头行走的侍从,灯火将这雄伟的大殿映得透出几分冷意。
守门的妖卫站在大门前打了个喷嚏,心想妖王已经很久没有回妖界了,每次想起妖王那张冷峻的脸就脊背发凉。那可真是万人丛中过,身上不沾一滴血啊,上一代妖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直接被一刀斩断了头颅,妖火裹身,连尸首都没留下。

突然,门前多年未用的法阵突然光芒大震。妖卫吓得大惊失色,这是妖王才能使用的传送法阵,难道妖王回来了?
可接下来的景象更是让他大惊失色,妈呀!妖王的怀里居然还搂着一只,居然还在不断挣扎!要是以往,早被一刀斩了,怎么还被带回来了呢?哎呀,还是只猫妖,长得也不是倾国倾城,被带回来干嘛?
妖卫心里转的跟麻花似的可行礼一点也不含糊。只见妖王直接把猫妖拦腰抱起,又忽然松开一只手,惊得猫妖一把抱住妖王的脖子,我去,妖王居然笑了!一定是我看错了。

妖卫连忙低下头,可耳边却听到妖王低沉的声音说“再闹腾,明天就不用下床了。”

妖卫吓得三魂飞离七魄惊散,我的天啊,自己是不是要没命了。那猫妖先是一愣,然后挣扎的更厉害了,急得连猫耳都露了出来,等妖卫从惊恐中清醒过来,发现妖王已经遁回寝宫,才长长的嘘了一口气,眼珠一转,叫来了一个宫娥。

不久,一套半透明的沙衣和一个小香炉便送去了妖王殿。。。。。。我们可想而知,那猫妖大概明天是下不来床了。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8984350865088

喜欢请上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