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的黄昏

完整的心02(分歧者)

*无畏派维X友好转无畏勇

*这一次维克托终于登场了

*ooc,严重的ooc

*希望有人评论结果上次评论为1:(希望这次有进步

---------------------------------------------------------------------------

用餐完毕,勇利走出家,准备去乘坐卡车去城市中心。友好派每天早上要运送食物给各个派系,所以这使身处郊区的他们也能准时到市里上学。如果晚了,那就只能去追逐运送物品的火车了。

市内有三所学校:初等、中等、高等,其中高等学校的建筑是最古老的。和周边的高楼大厦一样,这栋也是玻璃钢构建筑。楼前矗立着一座巨大的金属雕像,放学后,无畏派的孩子便会互相挑衅,不断往更高处攀爬。勇利去年还曾看到过一个无畏派的学生不小心摔落下来,断了腿。当时一个无私派的孩子立刻飞奔去医院找护士。

勇利不觉得无畏派的孩子有多勇敢,以前小时候水果丰收的时候,他总是会爬到高高的树上去摘水果,那可比爬金属雕像危险多了。后来博学派发明了一种能够半自动摘水果的机械臂,他就再也不需要爬上高树了,不过他还是喜欢经常爬树。站在树顶看到高墙外的场景,总是让他的心中有一股奇特的情绪,让他心擂如鼓激动不已。

“嘿,勇利,快点,卡车就要开走了。”是季光宏。

光宏比勇利小几个月,头发的颜色不如勇利黑亮,但发丝更柔软,长相也可爱,一张娃娃脸让勇利总觉得他才十一、二岁,两个人都在友好派长大,勇利总把他当作弟弟照顾。

“hi,勇利早上好,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勇利,你今天怎么没有去大厅吃饭?”

“你今天没有去果园吗,我今天发现了一棵好大的苹果。”

。。。。。。。。。。。。。。。。。。。。。

不管多长时间,勇利都不太能适应这种每日的友好问候,不过长久以来的清晨对话已经让他形成了条件反射,一一回复大家的问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当然如果去点他的语无伦次那就堪称完美。

“那么,我们前进咯!”开车的大叔的前进信号引起了大家的一片欢呼声,车缓缓启动,在土路上行驶,逐渐穿过各个温室、果园和田地,向森林外的草场驶去。

大家坐在车上开始一种歌词接龙的游戏,还有一个女生拿出了班卓琴开始弹奏,一阵阵欢笑声漂浮在空气中,随着风传到远方。勇利很少参加这种游戏,并不是他长得不好而是他总是因为害羞紧张而唱错歌词或者跑调,而季光宏却总能和大家闹到一处。

光宏因该是一名合格的友好派,勇利想。那我呢?我应该属于哪里?这个问题从几周前就开始困扰他这几周来,他一直在担心个性测试的结果中煎熬着:究竟会是无私派、诚实派、博学派、友好派,还是无畏派?至少他不会是诚实派,他不习惯与他人争论什么,友好派解决纷争的方式是讨论并且投票解决,不过大家的意见一般都差不多。

临近市中心,空旷感渐渐消失,楼房密度增加,路面也变得平坦起来。浓雾中,从前的希尔斯大厦(现在我们称它“中心大厦”)浮现眼前,仿佛一根直插天际的黑色柱子。大家下了卡车改乘公车。

公车里散发着废气的恶臭。每当驶过不平坦的路面它都颠簸得很厉害,勇利用力抓住座位想保持平衡,一位身穿灰袍的无私者起身将座位让给勇利,而勇利招手让光宏来坐,自己则站在公车的走道上,手抓着头顶的横杆以保持平衡,勇利想自己如果进入无私派也不错,至少他很害羞在他人面前表露自己的情绪。公车在高架轨道下穿过。火车来来去去,轨道又无处不在,勇利从来没坐过。只有无畏派的人才搭火车。

这时诚实者上车,他穿着黑色套装,系着白领结,这也是他们派的制服。顾名思义,诚实派崇尚诚信与真理,并把世事看作非黑即白,派别制服也由此而来。那个人看了勇利一眼皱起了眉头,毫不掩饰;诚实派和友好派总是不那么和睦,他们总认为友好派太过虚伪。

至少我不这么认为,勇利想。

公车在学校门口停下,勇利从那个诚实派男子身边快步走过。不料被他的鞋子绊了一下,勇利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臂。可能被无情的挣开,还好被光宏扶住。

“嘿,看着点,虚伪者。”那个诚实者用很不耐烦的口气说到。

勇利努力站稳身子,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是你绊倒他的,你眼睛看不到吗?”

勇利惊诧得抬起头,一个银色短发青年站在他身边,穿着一件黑色风衣和黑色长裤,可以看到他手腕处依稀有文身的纹路。

是他,那个无畏派。

维克托。。。。。。

勇利突然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愣愣得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季光宏拉了他一下他才记起他需要赶快下车。

那个诚实派男子看了维克托一眼,转身离开了。看了诚实派再遇到绝对的失败时也不是那么诚实。

“谢谢你,不过我们该下车了。”勇利低下头,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表情。

“哦,我也是这站下。”维克托回过头,冲勇利笑笑,那一刻真让勇利有一种晃瞎了眼的感觉。

妖精。。。。他心想。

光宏拉着勇利迅速的下了车,维克托跟在他们后面不紧不慢的走车。

走过一段距离,光宏偷偷拽了拽勇利的衣服;“那个人真的是个无畏者吗,感觉和其他人一点也不一样呢?”

“谁知道呢?”勇利挪了挪眼镜“如果不是看到他一身黑衣服,我也看不出来。”

面无表情的撒谎,我果然不是一个诚实派,勇利自嘲的笑笑。

TBC

啊,其实我是第一次做好准备开场篇,但是感觉读的人好少。。。心疼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