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的黄昏

[维勇]哎呦我的“栗太郎”(中)

借了人家栗子的梗梗,@商及格
本来想短篇一发完结,但是发现停不下来了,肿么破。
如果大家看了一定要给我留言啊,别的没什么,就想知道自己哪里写的好哪里写的不好,大家来找碴哟!手机打字,错字就不要揪了。。。。。
—————————————————————————————————

为了快一些找到勇利,维克托只好摆脱了恶魔岛上的恶魔长老雅克夫,用狗粮骗取马卡钦和他一起顺着河流寻找勇利。

“马卡钦,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到底你是狗还是我是狗,快沿着河流闻闻勇利到底去哪里了。”
马卡钦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冲着维克托眨呀眨。
“不要再想吃狗粮了,狗饼干也不行,快点走了,不然雅克夫要追上来了!“

”喂,老秃子你怎么那么慢!”
“尤里~,你在这里等我吗?”
“怎么可能,笨蛋,我怎么会去找那只猪!”
“哦,那你在这做什么?”
“我是来告诉你勇利已经被捞上来了。”
“哦,上帝,那真是太好了,他现在在哪里?”
“啧,你一个魔王还信上帝,他现在在…”

“你们两个小崽子给我站住,给我回来,那么多事情要处理,快给我回来!”
“哦,上帝。”维克托的反应非常迅速,他一把夹起马卡钦,又把尤里抗了起来“快跑,雅克夫追上来了”
然后他飞走了…
“为什么要扛我!,不是说好的跑吗!”
“你们两个小混蛋给我回来,哎呦,我这把老骨头。”
雅克夫。卒。
于是,维克托,尤里和马卡钦踏上了寻找勇利的旅程。
—————————————我是分界线————————————
   
胜生爸爸和胜生妈妈晚年得子,便非常小心的照顾栗太郎。一点儿也不敢粗心大意。真利也很高兴,以后有个弟弟可以玩。
栗太郎是个聪明又活泼的孩子。他在老夫妇的小心照顾之下,长得又健康,又可爱。胜生妈妈常常做些炸猪排盖饭给栗太郎吃。
栗太郎吃了胜生妈妈做的好吃的炸猪排盖饭,一天天的长高了,几天之后已经变成一个强壮的少年。开始给家里的旅馆帮忙。
胜生爸爸和妈妈看在眼里,真是又高兴又疼爱。   

有一天,有一个打从港口来的老伯伯,到家里来聊天。聊着聊着,竟说到了一件近日来所发生的事。老伯伯告诉栗太郎:“这些天来,很远很远的镇子里,来了一只奇怪的银发大魔王,他特别喜欢抢人们的栗子。还有一只金发小魔王带着一只全身卷卷毛的大妖怪。听说那只大魔王因为太好看,很多姑娘都为了他打架,被全镇的男人讨厌。”
栗太郎听了这一番话后非常生气的骂道:“这魔王真是个大坏蛋!”
  于是栗太郎做了一个决定。他便向大家宣布说:“我决定将这大坏蛋给除掉!”
    老夫妇听了栗太郎的话虽然很欣慰他小小年纪就那么有志气,但又有些担心,便劝他
   “孩子,你不能去啊都,你是从栗子里面生出来的,万一大魔王把你抓走了,我们该怎么办。而且隔得那么远,姑娘们嫁不嫁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栗太郎听后觉得很有道理,就没有动身。但又觉得很不甘心。
    胜生妈妈对栗太郎说:“好孩子,我去给你做炸猪排盖饭,会增加更大的力量,这样以后大魔王来了就不怕他了。”
    真利说“你去找老来旅馆喝酒的美奈子女巫学习魔法,早日打败妖怪。”

于是每天栗太郎有空就像女巫请教魔法和魔药。
美奈子女巫虽然很不耐烦,但栗太郎还是学的很快。
(其实美奈子老师早已参透了一切,勇利早就会的东西再学一边当然很快。)
———————————我是分界线—————————
  
维克托和尤里顺着河流走啊走,一路上披荆斩棘,躲过了无数姑娘们的拥抱和香吻,尤里还被迫带上了猫耳朵。马卡钦因为一路上被无数喂食,感觉一本满足。
“尤里~,我们还要多久才能找到勇利?”
“笨蛋,我不是说了吗,一直沿着河走就能找到。”
“可是你明明说你知道他在哪里!”
“笨蛋,我不是说了吗,我只能知道他什么时候从栗子里面出来的,利用水的流速就知道他漂了多远。“
”听起来是很准确,可是我们已经走了过了那么久,是勇利漂走时间的好几倍啦!怎么还是找不到。”
“还不是因为你!一路上都要买纪念品说要为你寻找勇利的艰辛做证据!”
“啊呀呀,那可是我很浪漫的举动啊,可是好几天都没有和勇利亲亲抱抱了,感觉全身都没劲。”
“闭嘴,你这个老秃子。你明明知道勇利不记得你了!”
“这又怎么样,小恶魔生长的很慢的,我不怕有人抢先,我只要在追求他一次,然后和他先“哔。。”再“哔。。”他的记忆就回来了,想想还是正太养成,人生真实太美好了。”
“哦!你这个老流氓!等你找到他回去雅克夫会杀了你!”
“不用担心,我们要相信雅克夫的老当益壮。不过有一点我必须要说清楚,我们身后一直跟着的这只鸡是怎么回事。”
“你难道没有看到是因为马卡钦偷了人家的蛋吗!”
“可是马卡钦已经吃掉了诶。”
“那他脖子上挂的是什么!”
“哦,那个只是我把蛋壳复原了以示它的清白。”
“你这个老骗子!”

“请打扰一下,两位。”这时树林里走出来一个肩头站着只猴的黑皮肤男孩。
“请问有什么事?”
“哦,是这样,我那天在河水中看到了一个漂浮的大栗子,一想到没能和它一起自拍一张我就觉得很难过,所以就来寻找它,请问你们看见了吗?”
维克托挑挑眉:“我们也在寻找它,不过,请问你是谁?”
“我?我是来自泰国的摄影师披集.朱拉暖,这是我的宠物,克里斯托夫。”
猴子很抚媚地向维克托抛了个媚眼。
“哦,额,它是一只母猴子?”
“不当然,他是公的。如果你们也是在寻找大栗子,那我们能不能结个伴呢,我们看起来很有缘,每人都带着一只动物。”
“嘿,那只鸡才不是我带来是!”尤里嚷嚷道。
“哦,别理他”维克托说“我们还是结伴一起走吧,不过你知道栗子会漂到哪里去吗?”
“我的朋友算过水速,本来应该就在附近,可是他又告诉我那几天下了场大雨,可能要漂的更远一些了。”
“哦,那可就麻烦了,尤里,都是你的错!”
“什么!你这个老笨蛋,你再说一遍。”
“我说都是你的错,快抱上你那只鸡,我们用飞的!”
#TBC
哈哈披集出现了,这样子猴子,鸡和狗就凑齐了,太不容易了,炸猪排盖饭是有魔力的哟!勇利会长的很快,其实解开生死水的方法就是XXOO,唉,我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但这篇应该不写车。。。。。。。原因吗,我懒啊!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