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的黄昏

你逃不掉01

胸口好重,是什么压在我身上?

   这是楚子航从半昏迷中醒来的第一个想法,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团烧得正旺的火焰,火焰的光照凹凸不平的岩壁,像一张张古怪的鬼脸。楚子航微微眯上眼,长时间处于黑暗的瞳孔无法突然适应光线的照射。

   我在哪里?那些叛徒合伙除妖师使用禁术围击自己,如果不是依靠黄金瞳的力量,大概即使自己是妖王也很难脱身。好在将叛徒和除妖师都除尽了。

   身下没有地面的坚硬感,好像被铺上了厚厚的毛皮。楚子航想要坐起身来,可是身上的疼痛感和胸口让他只能微微移动身体。什么压在我身上?这时,胸口上的重物好像感觉到了自己“褥子”的挪动,打了个滚,摔到了毛皮垫上。“你醒啦~”声音十分软糯,好像还沉浸在睡梦的余韵中。

   楚子航歪过头,对上了一双带着水雾的琥珀色猫瞳。一只猫妖?还是一只奇怪九尾猫。好像还在幼年。九尾猫这个品种在猫妖中很不好辨认,九条尾巴一般都幻化成一条,但是通体雪白,而且额头上有一撮隐匿红色火焰纹。一般的妖,人和仙都是看不到的,但对于有着一双能看透一切的黄金瞳的楚子航来说,十分轻松。奇怪的是因为这只九尾猫的毛色是狸纹的,灰白黑相间的毛色配上火焰的额纹,显得十分滑稽。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难道是饿傻了?”九尾猫貌似不能理解被人长期凝视,默默地吐槽。

   ”请问我为什么在这里?“楚子航选择忽略掉猫妖的最后一个问题。不是传说九尾猫很聪明的吗,难道这是杂交品种,所以智商被中和了?

   “哦哦,是这样,昨天我为了帮师姐收集药草,在山上捡到了你,我看你身上伤太重了,昏迷不醒,所以只好将你带回我的驻地包扎。你怎么会伤的那么重?捡到你时全身都是血。“

   “被仇家追杀。“

   ”话说你真是命大啊,你叫什么啊?怎么惹得仇家啊?现在你感觉怎么样啦?你是什么妖,还蛮厉害的,伤成这样还能维持人形#/*@:#+@。。。“

   在一连串的问题轰击下,按照平时的性格,子航大概也只会回答一个“哦”,可现在看着这双琥珀色亮闪闪的眼睛,他下意识的说“我叫楚子航,你不害怕我的眼睛吗?“

”啊呀,我叫路明非,你的眼睛是很漂亮的金色呢?“说完还使劲盯着楚子航的眼睛看。

楚子航别过脸,艰难地坐起来,这时洞口处响起了一个女声。

“路明非,你昨天哪里去了,晚上为什么不回学院,还有我的药呢?你是不是偷懒了?”

只见路明非脸色一变,蹿向洞口大叫“师姐,我冤枉啊,我是为了救人。不信,你看。”

只见一个红色的身影闪了进来,是一只红狐狸,她看到褥子上的人愣了一下说”怎么是你?“

“你们认识吗?师姐“路明非处在两妖之间,愣愣的说。

”差不多吧,他啊和恺撒在卡塞尔时是对头,就是恺撒老提起的那个对头,传说中的狮心会长,他现在可是。。。。”诺诺的话戛然而止,应为她正在处于黄金瞳眼刀的扫视中。

这是怎么了,不就是妖王吗,我还说不得了?不过瞬间诺诺就知道了真相,啊呀呀,这楚子航看着我们家小猫妖的眼神可是有点不对啊,就因为自己被人传说是冷酷无情和心狠手辣所以不让说?看来以后有好戏看了。诺诺看着楚子航眼闪着矫捷的光芒。说不定以后会有点什么呢。

然而她可能永远想不到未来会发生什么。

“路明非!!”

“到,师姐你有什么吩咐!”路明非立刻凑了上去。

“你这几天不用收拾药草了,每天来这里照顾他就行了,反正你现在正处于适应人类生活的毕业实习期,我到时候帮你保告就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诺诺便化作红雾消失了。

路明非看着师姐消失的方向瘪了瘪嘴,好不容易能多和师姐相处的。随即他转过头对楚子航说,”你也是卡塞尔学院的吗?我是刚刚毕业正在做妖怪实习中的实习生啦,其实我以前也和人类生活过,不过那时还不知道自己居然能够成妖的啦。我今年500岁啦,刚刚过了幼年期,我以后能叫你师兄吗?你多大了?“

“可以”楚子航自动忽略了自己的年龄,他大概可能应该不会超过一万年吧,不记得了。

"你饿了吗?要吃点什么啊。。。唔,其实我这里也没什么,你等等啊!“瞬间明非就跑的没影了。

”我。。。。”我其实可以不用吃东西。楚子航只好沉默。盘腿坐下,调息用妖力去修复经脉的创伤。当楚子航再次睁开眼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久,火一经在烧尽的边缘了。

怎么还没回来?楚子航的眉头微皱,正琢磨着要不要出去找。

突然,洞口传来了拉扯东西的声音,这时,一只脏的看不出颜色的猫咪拖着一只和自己差不多大山鸡吃力的往里走。

“啊呀呀,我天为了抓住它可花了大力气啊,正好给你补补。”猫咪吊着鸡的翅膀拖拽着

“其实你应该可以变成人形吧。那样拿起来会方便些”

“阿咧,我怎么没想到。。。咳,我只是刚刚学会化形,不大习惯。”

“嘭”楚子航脸色微微一变。长期面瘫的脸变得更僵了。

他的眼前的身影有着一头栗色极腰长发,头上的猫耳微颤,巴掌大的小脸上长着一对猫眼,紫眸竖瞳,整张脸不算顶漂亮,但却十分清秀,还稍稍带着一点婴儿肥,长颈白皙,锁骨也很漂亮,等等。。锁骨

“啊,你快闭眼!”明非惨叫一声,糟糕,自己的化形术还不成熟,没有变出衣服。。

楚子航偏过头。等着那只手忙脚乱的猫从一个箱子里翻出衣服,将自己包裹全面。

再次转过头,楚子航彻彻底底的被惊艳到了。

路明非身上穿着一袭红色滚金云纹劲装,配上红色描金的菊纹的宽要带,白色长裤扎在锦靴中。本来的一身劲装打扮,却应为那艳丽的红色把人衬得肤色极白,整个人透着一股媚色。

路明非被楚子航盯得脸红“阿拉拉,师兄,这是。。。这是。。诺诺给我备的衣服啦!她是个红色控啦。”

“是不是不好看?”明非低下头,猫耳朵也耷拉下来了。

“很漂亮!”楚子航几乎叫出来了

两人都被这句话惊得一愣,楚子航暗暗懊恼,自己怎么变得不像自己了,平时也是各色美人在身边,可如今自己怎么这么不淡定了。

路明非的脸更红了,转身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他抱着一些芭蕉叶子,泥巴和一些奇奇怪怪的浆果草药走了进来。

“师兄,你再躺会,我烤好鸡就叫你。”路明非变出猫爪,将鸡腹抛开,放血清洗,将那些草药浆果填入鸡腹中,又将泥土将鸡裹好,包上八蕉叶子,埋到火堆下。

一串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是重复了多次。

一会的功夫,火堆里就散发出了奇特的香味。

楚子航默默的看着师弟刨开火堆,将泥块挖出来,扒下泥土。外面那层烧得黑乎乎的是山笋壳,剥开之后,里面是一只肉香四溢的烤山鸡,金红色的表皮油脂欲滴。楚子航心中冒出了无数感叹号,这算不算是上的厅堂,下的厨房了。

直到一个鸡腿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才回过神,默默接过鸡腿。

唔,不得不说很好吃。那鸡肉鲜嫩多汁,味道微甜带酸,一股软嫩的香气在舌尖上氤氲,很快溢满口腔。

“虽然没有盐,可是我在外面找到一些酸杞果、紫楸叶和一心莲,捣成汁涂在鸡上了,鸡肚子里还塞进了荀草菇、松子和野笋,是不是很好吃!“

“很好。”真的很好吃。

“其实我以前老是和芬狗在学校吃食堂,可是食堂太贵了,老吃素嘴里都淡出鸟来了,就学会了这招,而且。。而且诺诺也很喜欢。”

“你喜欢诺诺?”楚子航直接一记直球,打得路明非惊慌失措。

“啊,你看出来啦!不不没有啦,师姐是老大的女朋友啦,我,我我这种废柴,哎呀,不说了。”路明非低着头,又变回了猫咪模样。

楚子航只好沉默。

忽然他看向明非说“你不去洗洗吗,毛上全是泥。”

“咦,啊我忘了,我走了,师兄你好好休息。”明非想起自己的一身脏毛,迅速闪人了。

动中又恢复了安静。

楚子航盯着火焰,眼神恢复了冰冷“出来吧,没有别人了。”


评论(6)

热度(29)